搜狐彩票

                                                            搜狐彩票

                                                            来源:搜狐彩票
                                                            发稿时间:2020-06-05 05:23:20

                                                            美国航司受疫情的打击从股价中可见一斑

                                                            引发本次断航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国要求恢复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然而中国政府并不批准;与此同时,中国航司(国航、东航、南航、海航)还依然在“五个一”的限制之下执飞中美航线。

                                                            以国航为例,乘坐国航航班从美国飞往中国的话必须得在登机前14天连续填写海外健康码记录健康状况,在登机之前需要进行体温检测,在飞机内得全程佩戴口罩。而美国航司呢?到6月了还只是“建议”佩戴口罩,没有强制要求佩戴。这种对疫情防控不负责任的态度自然让中国民航局在美国航司的复飞审批上顾虑重重。

                                                            从5月下旬达美航空及美联航开始销售的中美航班机票及此前外媒报道的航线申请来看,其预期是执行“五个三”(指三倍于“五个一”的航班量)航班。当然在其网站上销售的6月飞往中国的机票,在民航局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只是镜花水月。而美国政府以包机飞行及航线审核等手段威胁中国政府开放美国航司航线时,这事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航线问题了,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美国三大航司主要分布在民主党地区(图自民航资源网)

                                                            自5月开始,由于中国民航局始终不批准美国三大航司(达美航空、美联航、美国航空)的恢复航线申请,中美之间的航权之争越发严重。在5月份时美国政府就卡了中国留学生包机的申请,并在5月25日要求中国的航司提前一个月报备航班计划,不然不予批准。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环球网快讯】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示威之后,除了执法期间以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德雷克·肖万面临的指控已从三级谋杀提升为二级谋杀外,当时同在现场的另3名警员也将一同面临指控,罪名是“协助及教唆谋杀”。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BBC)最新消息,这3名警员将于当地时间4日下午首次出庭。

                                                            据CNN报道,这3名此前和肖万同被解雇的警员分别是托马斯·莱恩(Thomas Lane)、J·亚历山大·古恩(J.Alexander Keung)和亚裔警员陶·邵(Tou Thao),他们将于美东时间4日下午1:45出庭。

                                                            彭博社关于美国威胁停飞中国航司的报道。比较意外的是,彭博社“贯彻”一中原则,配图使用的是台湾地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的飞机